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灯花笑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气他

第一百五十七章 气他

        风吹着,满地木块像空旷长滩上的落石,七零八落地砸在人心上,留下莫名乱痕。

        陆曈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

        “当初在文郡王府,我与夫人与宝珠间也有救命之恩……”

        裴云暎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

        陆曈倏然住口。

        救命之恩的情谊,早在后来零零碎碎的遇仙楼一干事宜中挥霍得七七八八。再来挟恩图报似乎也已不大现实,况且裴云姝与宝珠如今已无性命之忧,裴云暎想要过河拆桥轻而易举。

        如此待价而沽,或许是为了今后的盘算。

        陆曈想了想又道:“如果下次裴大人想要再取谁的医案,我可以代劳。”

        裴云暎深夜潜入医官院药库拿走医案一事,也就是前几日发生的。陆曈自己在医官院宿守,也算助力。

        裴云暎静静看着她,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

        沉默片刻,陆曈仰起脸,冷静地开口。

        “若裴大人肯告诉我,金显荣的保养之药,我愿为裴大人另配一副。”

        此话一出,面前人平静的神色陡然龟裂。

        陆曈心中一哂。

        看来也不是全无反应。

        她再接再厉:“此药珍贵,我保证别的地方都没有,殿帅得此,受益无穷。”

        裴云暎冷笑:“谢谢,但我不需要。”

        “裴大人有所不知,男子上了年纪多有此症,血亏阳虚,大人现在看着还好,将来年纪大了,难免有力不从心之时,若有此药,保你风采如昔。”

        裴云暎匪夷所思地看着她。

        陆曈坐在案几前,双眸清亮,说得一本正经,眼神十分诚挚,真如一位好心肠的大夫在劝说不听劝的病人。

        她总用这种寻常平淡的语气说最惊世骇俗之语。

        裴云暎伸手捏了捏眉心,几乎是咬牙道:“将来也不需要。”

        “将来会很需要的。”她很坚持。

        他倏尔觉出几分疲惫,亦或是无奈,只伸手拿起桌上镇纸,低头问道:“告诉了你,陆大夫准备如何?”

        “裴大人,”默了默,陆曈叫他,“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件事,并不需要多做什么,于你而言并无任何损失。而我,如今身在医官院,能帮得上大人的地方还有很多。如果将来有一日大人用得上我,亦或是有什么仇人……”

        她轻声道:“我也可以替大人杀了他。”

        这声音很淡,像是春日接近初夏的夜风,温柔拂过人面时,带出一丝细细的寒。

        裴云暎打量她一眼:“陆大夫不是说,过去不曾杀人,将来也不会杀人么?”

        陆曈微顿。

        是她曾在落月桥下对裴云暎说的话。

        那时他们曾短暂合作,在军巡铺前上演一出彼此心知肚明的戏码,抓住孟惜颜派来的人。那时他尚不知她底细,步步试探,而她处处防守,不想被眼前人窥见蛛丝马迹。

        “杀人亦是救人。”陆曈神色未变,“我能做大人的帮手。”

        “帮手?”

        裴云暎笑了笑,身子往后仰了一仰,靠在椅子上,淡淡看着她:“你不问我想做什么?”

        “那不重要。”

        裴云暎要做什么,目的是什么,陆曈丝毫不关心。这只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能不能做成,端看对方付出的筹码够不够令人心动而已。

        裴云暎叹息一声。

        他俊秀的眉眼在灯火照耀下简直摄人心魄,声音却带着隐隐的嘲弄,慢条斯理开口。

        “和不知底细的人交易,陆大夫也不怕血本无归。”

        他笑得很淡:“难怪会在灯市被人骗着射箭,陆大夫还是不太擅长生意事啊。”

        陆曈望着他:“裴大人这是答应了?”

        屋中静了片刻。

        过了一会儿,裴云暎的声音响起。

        “盛京外城陀螺山下有一处茶园。”

        “你要打听的画眉,就在此处。”

        茶园?

        陆曈心中一动。

        她明白这就是消息的关键处了,便向裴云暎追问:“那茶园叫什么名字?”

        “茶园如今已被私人买走,寻常人进不去。”

        这话未免令人失望。

        陆曈盯着他:“裴大人明日可否陪我一同前往?”

        裴云暎有官职在身,若她贸然前往,或许会惊动他人,若有此人掩护反倒更好。

        不过这人的回答却很无情。

        “我明日有事。”

        陆曈:“……”

        她有些失望。

        两月加起来的旬休也不过三日时间,到今天已去了两日。如果明日不能进到茶园,就得等下月旬休,耽误不少时间。

        屋中光线朦胧,她轻蹙眉头,眸色黯淡,孱弱肩头倒显得人有几分可怜。

        裴云暎目光微动。

        片刻,他突然道:“明日巳时我来接你。”

        陆曈讶然看向他。

        他双眸微垂,不知在想什么,神色很淡,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随口无心一提。

        陆曈想了想:“多谢大人,你的药……”

        “给宝珠看诊就行。”他打断陆曈的话,一字一句道:“我不用。”

        陆曈唇角一扬。

        她觉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似乎也习得了杜长卿的一些恶劣趣味,譬如每次看裴云暎这般忍怒的模样便觉舒心不已。

        仿佛在这个时候,才能瞧见这游刃有余的人无可奈何的一面。

        无聊的趣味,但很有趣。

        他瞥一眼陆曈,见陆曈心情不错的模样,顿了顿才开口:“今日天色不早,你也忙了一日,先回去休息吧。”话毕起身:“我送你。”

        陆曈:“不用。”

        裴云暎拧眉。

        “孤男寡女,夜里一同出入总是不好。西街人多,万一见着了,惹人口舌。”她语调温和,“我未婚夫也会不喜。”

        裴云暎扬了扬眉,似笑非笑看着她。

        “差点忘了,陆大夫还有个未婚夫。”

        他说得揶揄,却也没有再继续坚持,道:“我叫青枫送你。”

        陆曈便没再推辞了。

        青枫驾来一辆马车,裴云暎送陆曈到了裴府门口,待陆曈上了车,马车消失在夜色尽头,方转身往回走。才走两步,就见裴云姝匆匆从隔壁宅子里奔出来,望着马车驶远的方向面露懊恼之色。

        “怎么出来了?”裴云暎问。

        裴云姝瞪他一眼,语气有些埋怨:“不是说了让你亲自送陆大夫回医馆,你怎么让别人送了?”

        她故意咬重“亲自”二字。

        裴云暎笑得散漫,并不回答她这问题,又见裴云姝手里抱着个盒子,盒子看上去有几分眼熟,不由微怔:“这是什么?”

        裴云姝低头:“我正想与你说这事。陆大夫今日上门,说给宝珠带了礼物,我以为是些草药或是乡货,就没推辞。等她走了芳姿一拆,才发现不是。你看——”

        说话的功夫,她已将盒子打开,露出里头一对漂亮的金蛱蝶。

        蛱蝶躺在黑绸之上,羽翅轻盈舒展,蝶翼点缀晶莹粉色宝石,在夜色下熠熠生辉,一看工艺繁复便知价格不菲。

        裴云姝还在说:“我想着陆大夫如今在医官院奉值,可俸银也并不算丰厚,这礼实在过于贵重,是不是要寻个机会还回去……阿暎,阿暎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裴云暎回过神,望着那对黑绸上展翅欲飞的蝴蝶,许久,轻笑一声。

        “……还真是不肯欠人人情。”

        这对金蛱蝶最后还是被裴云姝收下了。

        裴云暎对她道,一副首饰罢了,既是给宝珠的心意,收下就是。之后他再寻别的机会以其它方式还给陆曈人情也一样。

        裴云姝转念一想也是,旁人送出去的礼退回去总显得失礼,既然裴云暎这般说,将来也有的是机会,便将东西收下了。

        待芳姿搀着裴云姝回去后,裴云暎也进了门。

        书房里的灯还亮着,青铜花灯盛着的灯油尚有余温。他推门走进,入眼的就是满地狼藉。

        被陆曈推倒的木塔方块落得满地都是,他这书房陈设一向简致,有时候甚至会觉得空荡过了头,头一次这般杂乱,却显得那空旷也淡了些,反而有种热闹的拥挤。

        青年弯下腰,俯身去捡落下的碎木。

        木塔是他许久之前就堆好的,一粒一粒,已堆了多年。

        他从不让旁人进他书房,于是这木塔便也安然无恙地在此停留了许多年。

        谁知头一次让陆曈进来就给推倒了。

        她轻轻一碰,这小山似的木塔便瀑布一般流下,垮得丝毫不留情面。

        “抱歉,我帮你再堆一个。”

        那女子站在桌案前,嘴里说着道歉之言,语气却没有半分愧疚。坦荡得像是她才是这书房的主人,而他是个没经允许闯入的不速之客。

        敷衍得理直气壮。

        须臾,他直起身,把捡起的那块木头随手搁在桌上,无声叹了口气。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

        裴云暎因为自己的这点烦恼,陆曈一无所知。

        许是熟悉的医馆令人安心,又或许是明日就能接近戚玉台的秘密令人兴奋,这一夜她睡得很熟。

        第二日一早,陆曈醒来,银筝就捧着衣裳站在她榻前,笑得十分坚持。

        “姑娘今日要和裴殿帅出门,穿这件新衣裳,否则后头天气更热,姑娘平日又在医官院,更没机会穿了。”

        陆曈:“……”

        昨日她去裴云姝府上给裴云姝和宝珠行诊,因为要背医箱,就还是穿了素日里的旧衣,让银筝很是失望。

        然而得知今日她要和裴云暎出门,银筝心中就又生出新的期待来。

        她把陆曈按在梳妆镜前,犹如给女儿梳妆打扮的母亲般,恨不得将所有美的、精致的东西都给陆曈穿戴在身上,边为陆曈梳妆边道:“丝鞋铺家的宋小妹,开了年快十五了,我先前让葛裁缝给姑娘做衣裳,画的花样子叫宋嫂看了去,就要我也给宋小妹画了几张。”

        “……每次瞧见宋小妹打扮的模样,我就想着,这衣裙穿在姑娘身上也好看。如今好容易等姑娘回来了,总算也不白费。”

        陆曈任由她打扮着,低声道:“我并非出门游玩。”

        她是去茶园打听戚玉台的事,穿什么、戴什么,实在毫无意义。

        “小裴大人是个男子。”银筝一边拿梳子给陆曈梳理长发,一面道:“瞧上去是不易接近,又心有城府。但英雄难过美人关,姑娘若打扮得俏丽,指不定他成为姑娘裙下之臣,时时照拂,说不定还能多给姑娘提供一些线索。”

        不等陆曈开口,她就继续道:“男子嘛,姑娘喜不喜欢是一回事,能不能用得上又是一回事。不必过于抗拒。”

        陆曈沉默。

        裴云暎此人外热内冷,看起来不像是会为女色动摇之人,倒不是说此人是伪君子,单纯只是他看不上这些情爱罢了。

        他会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

        陆曈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个魅力。

        一把刀再美丽,也只是兵器。

        会伤人,但不会爱人。

        但这话对银筝说也没用,于是陆曈只能保持沉默。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银筝总算是将头梳好了,又把买回来没怎么用过的香粉胭脂给陆曈淡淡扑了一层,帮着陆曈穿上那件淡粉烟霞长裙,适才拉着陆曈去镜前照。

        “姑娘瞧瞧,是不是正合适?”

        陆曈朝着镜中看去。

        那屋里的铜镜里,站着个身穿长裙的年轻女子,塞凝新荔、鼻腻鹅脂,沉默地望着自己。

        竟有几分陌生模样。

        银筝见她神色怔忪,扑哧一笑,推着陆曈往门外走,苗良方蹲在药柜前比对药材,杜长卿靠着桌柜正百无聊赖地看账本,听见动静回头一瞥,目光顿时凝住了。

        “哇!”阿城瞪大眼睛,把手里的扫帚一扔,上前围着陆曈打了个转:“陆大夫新裙子真好看!”

        她过去在仁心医馆,从来不施粉黛,穿的衣裳也多是清简旧衣,方便整理药材。难得穿件繁复些的,倒教众人眼前一亮。

        苗良方从药材堆里抬起头,眯眼细细看了一番,赞叹道:“小陆这样打扮一回,瞧着伶俐多了!年轻姑娘家,就该穿这样鲜亮的!”

        “那是当然,”银筝很是得意,“葛裁缝家新进的料子,亏得我抢得快,上来两天就没了。式样也是我给葛裁缝画的,这手艺比京城那些成衣铺子也不差吧!”

        众人纷纷点头。

        一片赞叹中,唯有杜长卿眉头紧锁,满目警惕地看向陆曈:“大清早的穿这么光鲜,干嘛去啊?”

        陆曈道:“医官院还有些事要处理。”

        “你一个人?还有没有其他人同行?男的女的?去哪里?”

        他一迭声地问,银筝翻了个白眼:“杜掌柜,你能不能别煞风景?”

        “这哪是煞风景?你不懂,”杜长卿从里面走出来,“盛京的歹人不少,陆大夫这年华正好的女儿家,不识人心,最怕交友不慎,而且你看她穿的这像是要办事的模样吗?不行,你站住,给我说说清楚……”他作势要来拉陆曈。

        银筝对阿城使了个眼色,阿城会意,二人冲上前,一左一右将杜长卿拦腰抱住,银筝回头对陆曈道:“姑娘快走,晚了人该等急了。”

        杜长卿气急:“什么人啊?怎么就等急了?我要去看看!”

        银筝:“看什么看,人家未婚夫关杜掌柜什么事!”

        杜长卿一愣:“未婚夫?”

        没管身后的鸡飞狗跳,陆曈提裙走出医馆,苗良方乐呵呵对她摆手:“小陆早去早回啊——”

        身后喧嚣渐渐远去。

        待到了西街尽头,果然见一辆马车停在路边。青枫坐在前头马背上,见到陆曈对她颔首:“陆大夫。”

        陆曈回礼。

        昨日与裴云暎约好,今日巳时以后在西街门口等她。陆曈没让裴云暎去医馆前等,省得被杜长卿瞧见又是好一通发问,她实在不耐烦应付这些。

        况且裴云暎的人马过于惹眼,在医馆门口停留太久,被有心之人瞧见就不好了,今日他们是去做正事的,最好低调一些行事。

        正想着,马车帘被掀起,裴云暎那张脸从帘后露出来,日光照亮他衣袍,衬得那张脸目若星辰,唇似桃花,格外英姿俊秀。

        他扬眉:“陆大夫迟了点。”

        陆曈:“抱歉。”

        事实上,若不是银筝和阿城拦住杜长卿,她还能再迟点。

        裴云暎点头,目光落在她身上,忽而微微一怔。

        日光下,女子没有背医箱,只穿了身淡粉的双蝶绣花襦裙,袖口与领口绣了白纹蝴蝶,满头乌发垂落肩头,发髻上却插着支木槿花发簪。

        她素日里总是穿冷色的衣裳,极少穿这般鲜亮色彩,便将那骨子里的幽冷也淡去了,显得格外娇俏。耳畔垂下的两条粉色丝带,衬得那张脸眉目如画,明媚生辉,如一只春日里将开未开的粉色山茶,满眼都是青春娇美。

        与平日截然不同。

        裴云暎神色微动:“你今日……”

        陆曈看向他:“我今日什么?”

        顿了顿,他唇角一弯:“没什么。”

        这人莫名其妙。

        陆曈没多说什么,提起裙裾打算上马车,然而马车太高,葛裁缝做的新裙子行动间又很是不便,见她动作艰难,裴云暎便一手打着帘子,一手握住她手臂,一把将她拉上来。

        待上车,帘子放下,陆曈看向裴云暎:“裴大人,我们现在是去茶山?”

        他点头,吩咐外头的青枫:“走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