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在线阅读 - 136认干爹

136认干爹

        “乖儿子,起来吧!”随即,大笑着冲李凌道。

        喊道“乖儿子”三个字的时候,还有意看了眼李恪。

        李恪只当自己没瞧见。

        “谢义父。”小娃娃行礼,这才起身。

        慕容战看得越发满意。

        手往兜儿里伸去。

        摸出来一个红包和一个荷包。

        “凌儿,这个红包是义父给你的压岁钱,你拿去收好。”慕容战先将红包递给了李凌。

        “谢谢义父!”小娃娃赶紧接红包。

        接着,慕容战又拿起荷包来,从里头取出来一张房契和一把钥匙。

        “这个呢,是南山书院外一间铺子的房契跟钥匙。是义父之前给你准备的生辰礼。”说着,将房契和钥匙递给了李凌。

        李家一家子都很惊讶。

        “表兄,这太贵重了。”李恪上前一步,准备阻止。

        慕容战直接丢给他一个“关你屁事”的表情。

        呵,你个当爹的拿不出点儿值钱的东西疼儿子。还不允许我这个当义父的,给干儿子好东西?

        “贵重点儿怎么了?又不是给你的。”慕容战怼李恪道。

        沈氏见状,被逗笑。

        望向了不知该如何抉择的小孙孙。

        “呵呵,凌儿,你就收下吧。谢谢你义父就好。”冲小娃娃道。

        小娃娃一喜,不看自家爹了。

        乐滋滋将房契和钥匙接到了手里。

        “谢谢义父!”笑着冲慕容战道谢。

        “呵呵,乖儿子不用谢!”慕容战十分受用。

        沈双双瞥了眼有些脸黑的李恪,憋笑。

        这俩人……

        慕容战又瞅着李恪看了会儿,才将视线放回了李凌身上。

        随即,犹豫片刻后,从自己兜儿里摸出来一块金牌。

        “这个,是干爹给你的见面礼。”

        李恪见到金牌,就是一惊。

        这次却没出言阻止。

        沈氏瞧见金牌上刻了个大大的“战”字,也有些惊讶。

        一样没阻止。

        沈双双虽然不知道这金牌的意义,却能猜到些。

        心道:这慕容战对她儿子,还有李家的确是好。

        李凌见自己的爹娘和奶奶都神色严肃,有些茫然无措,不知该不该去接他义父的礼物。

        “乖儿子,拿着吧。”慕容战笑着将金牌往前递了递。

        李凌望向了自家奶。

        沈氏面上扬起笑来,再次点头。

        “谢谢义父!”李凌不再犹豫,终于接了。

        “行了。凌儿,将东西给你娘收着,免得你弄掉了。”沈氏很快道。

        “哦。”小娃娃应了一声。

        听话的将东西给了沈双双。

        沈双双也没客气,将除红包外的贵重物品收了。

        “红包给你自己存着。剩下两样东西,娘先帮你保管。”

        “嗯!”小娃娃拿着红包乐得笑出了牙花子。

        慕容战也没干涉沈双双的决定。

        起身来,走向李凌。

        “走,义父带你去院子里堆雪人!”大声道。

        小娃娃立即乐呵呵笑起来。

        “好耶!凌儿喜欢堆雪人!”

        说完,转身扑向了慕容战。

        慕容战瞅了眼又想劝阻自己的李恪,俯身抱起李凌,直接大步离去。

        李恪准备去追,却被沈氏叫住了。

        “让他们去吧。”

        李恪顿下脚。

        “是。”应了。

        不多时,厨房的早食做好了。

        慕容战没能和李凌玩多久,就回到了堂屋吃饭。

        饭后,这位新晋义父继续带着孩子玩。

        沈双双叫上李恪,去院子前头帮忙。

        作坊里还有人上工,家里的活儿便停不了。

        约巳时后,家里来了客人。

        熟人,嗯……算认识的那种,就是当初跟李恪一起回大河村接慕容战的程远。

        也是她店铺开业时,送贺礼到店里的举人老爷。

        让沈双双惊讶的是,不止程远来了,程磊也来了。

        而且,程磊竟然还是程远的儿子。

        程磊站在程远身后,冲李恪和沈双双行礼。

        此刻的他,惊讶又紧张。

        生怕沈双双将他当初干的傻事告诉他爹,更怕那事被沈双双的夫君,也就是他爹口中的这位“大人”知道。

        该死!该死的李国栋!

        他当初干那糊涂事,都是被李国栋蒙的!

        等书院开学,他一定继续“照顾”他!

        沈双双只是微微惊讶了一瞬,就恢复如常了。

        倒是李恪,目光冰冷的扫向了程磊,看得程磊几乎快冒冷汗。

        “程大人,程少爷客气了。”

        “表兄就在堂屋那边,程大人随我过去吧。”还是沈双双出口,打断了李恪的目光威胁。

        “有劳李夫人。”程远根本没注意到自家儿子被李恪威胁,还笑着冲沈双双道谢。

        沈双双望向李恪,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才带着程远离开。

        慕容战的身份需要保密,只有程远能去见他,程磊得留在前面。

        她带程远过去,只能是李恪留下陪程磊。

        当初程磊劫她时,李恪就在现场。她能理解李恪对程磊的不满。

        可那事有误会,是李国栋在背后编造谣言又煽风点火。

        另外,她当时就出手教训过程磊了。

        之后程磊又连续帮了她两次忙,现在人还是她的客户。她可不希望李恪把她的客户吓跑。

        李恪接到沈双双的视线,心里对程磊更气了。

        可有媳妇的警告在,他没敢冲程磊发作。

        程磊看着沈双双将他爹带走,一颗小心脏吓得“砰砰砰”狂跳。

        低着头,看也不敢看李恪。

        李恪则不悦的瞅着他,带给他巨大的压力。

        不多时,天空放晴。

        阳光透过云层,洒进了沈家院子里。

        程磊感觉到阳光的照射,心情稍稍轻松了些。

        又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就这样干站着被李恪盯着,太憋屈了些。

        “大人——”于是,程磊忽然抬起了头来,望向了李恪。

        可视线才同李恪对上,看到李恪的眼睛眯了眯,程磊就犯怂的低下了头去。

        低下头去的程磊嫌弃了一番自己的窝囊,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竟再次抬头,望向了李恪。

        “大人对小子,可是有什么误会?”冲李恪问道。

        李恪不悦的望向程磊。

        这次程磊强行忍住,没再低头,而且保持直视李恪的动作。

        李恪见状,眸色波动了一下。

        “除了生意上的事,以后,离我娘子远些。”接着,开口道。

        程磊面色一怔。同时,心脏狂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