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在线阅读 - 122李家的躁动

122李家的躁动

        扩建作坊,肯定得招工。

        打哪儿招工?

        作坊就在大河村,当然在本村招了!

        于是,人们惊讶过后,开始跟吴伯以及在沈家上工的人,打听起了沈家招工的事。

        这不打听不要紧,打听后,一个个的全都想进作坊上工。

        工钱高不说,还是长契。

        就是镇上,也很难找到这样的活计啊!

        鉴于询问的人太多,吴伯写了一张告示贴院门上,然后对外放了消息。

        沈家作坊将于年后进行招工,招聘条件跟在村长家说的一致,到时候消息出来,作坊欢迎大家过来进行面试。

        消息一出,很快就传遍了全村。

        村里人家家户户都谈起了这事,不少人想去沈家应聘。

        李家也听说了这情况。

        此时,李家三房。

        钱氏喝着粥,想着这几日从别人嘴里听来的沈家的事,越吃越没胃口。

        “当家的,你说沈家,真发达了?”

        “还有大房那边,一大家子全去了沈家那作坊上工?”

        李大江抬头瞧了一眼钱氏。

        “人都搞出那么大动静了,能有假?”回道。

        这几天,不止一个人跟他说沈家的事。

        他早溜去看过了。

        请了那么多人,每天还有那么多工人和货物进出,沈家那作坊是真不小。

        昨天他去镇上找零工的时候,还专程去了趟西市找沈家的铺子。

        原本还担心怕找不着,呵,结果人家那铺子就开在西市入口处,生意好得很。

        王大宝一直收钱,就没见他手上停过。

        沈家啊,是真发达了。

        钱氏眼神一亮。

        随即,拍了一下大腿。

        “你知道四弟妹他们现在住哪儿吗?”着急的冲李大江问道。

        李大江瞥了自家婆娘一眼。

        “不知道。”

        “哎呀!那你去打听啊!”钱氏立即睇了自家男人一眼。

        “大房一家子都进了作坊,没道理咱三房不成啊?”

        见李大江望向了自己,钱氏讪讪笑了笑。

        “之前,咱跟四房是有些误会。”

        “但那不是过去的事了吗?”

        “现在咱已经跟二房分开了,爹娘也不在咱这儿。”

        “咱去找四房说说软话,看在都是老李家人的份儿上,四房不定会让咱也进作坊呢?”

        李大江再次看了眼钱氏,并没太大兴趣。

        三郎媳妇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至于四弟妹,人看着温顺,却心硬得很。

        他们要直接上门,八成得自讨没趣。

        钱氏见李大江这态度,急了。

        “年后镇上的书院就招新了。当初,咱可是答应了石头,要送他去书院的。”

        “到时候拿不出来钱来,我跟你急!”

        听钱氏提到儿子,李大江表情终于正色了些。

        “沈家年后才开始招工,去沈家的事,先不急。”开口道。

        钱氏面色一急。

        李大江又道:“我抽空去找一趟大哥,先问问看情况。”

        钱氏面色这才好了些。

        点头应下。

        另一边,李家二房。

        今日南山书院正好放旬假,是李国栋回家的日子。

        刘翠一大早就起来收拾自己,将自己打扮好才出门。

        张氏瞧见了,嘴里又喷起粪来。

        刘翠只能忍着,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期待李国栋早点回来。

        约巳时,李国栋就回来了。

        一进门,就被张氏拉去了一旁说话。

        张氏先是哭诉了一番,说自己这段时间在家受婆婆跟儿媳妇的气。

        然后才告知儿子,刘翠有了身孕的事。

        “那刘翠,她嫁给你才三个多月,却有近四个月的身孕了。”

        “那贱蹄子说,在同你成亲前,就跟你——”张氏顿了顿。

        “此事,是不是真的?”

        之前儿媳妇说成亲前就跟儿子好了,这事她是信的。

        毕竟当初两人成亲前,在家里,她就看到过儿子大清早的从那贱蹄子房里出来。

        就因为这个,这几日虽然她依旧打骂那贱蹄子,却没下狠手。

        李国栋面色有些沉。

        近四个月的身孕。

        当初翠儿第一次把身子给他时,的确差不多四个来月。

        可当时翠儿却并非什么清白之身。

        所以,这孩子,可不一定是他的。

        想到自己可能不光穿了别人的破鞋,可能还会帮人养孩子,李国栋心里阴沉一片。

        “怎么?那孩子不是你的?!”张氏见到李国栋的表情,提高了音调问道。一副要把翠儿撕了的模样。

        “不,娘您别误会。翠儿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李国栋伸手拉住了张氏的手臂。

        甭管孩子是不是他的,眼下都得是。

        否则,以他娘的性子,肯定得把事情闹大。

        到时候,他娶了一双破鞋的消息,就瞒不住了。

        哼,他会搞清楚那孽种来历的……

        张氏听到这儿,松了口气。

        “是你的就好。”

        “娘看,那贱蹄子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放心,以后娘给你看着她!她要敢干对不起你的事,我撕了她的皮!”张氏凶狠的道。

        李国栋笑着拍了拍张氏的手臂。

        “嗯,此事就劳烦娘您了。”应道。

        说这话,便是同意张氏继续欺负刘翠了。

        张氏心满意足,很享受这种被儿子偏爱的感觉。

        母子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就提到了沈家。

        “四房这阵子雇了不少人,说是在扩建作坊。”

        “村长一大家子都去帮忙了,还有你大伯一家跟王家,竟一直在帮他家作坊干活。”

        “听说,四房那三个短命的,不止开了作坊,还在镇上买了院子和开铺子。”

        “对了,还买了下人。”

        “现在作坊里管事的,就是四房买的下人。说是气派得很,跟大户人家出来的管事似的。”

        “嗯。”李国栋应声点头。

        “四房在镇上的铺子我去看过了,就在西市入口的地方,目前是王大宝在帮他们看店,生意很好。”

        “而且,醉仙楼用的豆腐跟其它豆制品,也是四弟妹在送。”

        “他们现在的确住镇上。”说到这儿,李国栋眼里闪过了一抹阴霾。

        怪说当初四房要分出去呢,敢情是想把他们撇开,好独自发达。

        哼,这事,可没那么简单!

        “是真的?!”张氏声音都尖锐了起来。

        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们哪儿来的钱开作坊,买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