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在线阅读 - 98下单

98下单

        殷颂找到沈双双,提出想请沈双双带他进作坊参观。

        沈双双答应了。

        作坊里物件不少,还有不少之前晾起来的豆皮跟腐竹。

        沈双双看到那些豆皮跟腐竹已经干了,上前去收拾起来。

        “弟妹,你这作坊,一天能出多少豆皮跟腐竹啊?”殷颂问道。

        豆皮跟腐竹是干货,许多数量才能凑足一斤。

        这作坊太小,晾晒的地方有限,冬日里天气不佳,每天只怕出不了多少。

        “现在还是以做豆腐跟豆腐干为主,多出来的时间,才会安排做些豆皮跟腐竹。”

        “一天下来,七八斤或者十来斤都是有的。”

        “醉仙楼那边暂时要不了那么多豆皮跟腐竹,多的,我就给存库房里了。”

        “想着,等跟醉仙楼的独供契书到期,再把那些货拿去铺子里卖。”

        想到了什么,沈双双又道:“对了,这两日没法去醉仙楼送货。我得把家里剩的部分豆腐制成腐乳才成。”

        “再烙些二面黄,保质期能长些。”

        说完,沈双双转身便准备走。

        殷颂赶紧跟上。

        “弟妹家的腐乳,能保质多久?”问道。

        沈双双停下脚步,回头。

        想了想后才道:“密封阴凉保存的话,一年半应该没问题。”

        见殷颂做思考状,沈双双继续道:“腐乳拿来下饭挺不错的。”

        “不过我更喜欢吃羊肉的时候,拿它放蘸料里蘸肉吃,那可真是一绝。”

        “可惜了,家里没羊肉,不能给你们做。”

        殷颂眸色动了动。

        “呵呵,总有机会的。”应道。

        “对了,弟妹可有计划,将家里的作坊扩大些?”

        沈双双心中一喜,面上却是不显。

        视线望向院子里的作坊后,点了点头。

        “是有这个计划,但不是眼下。”

        “目前我家请了两个人,加我一起,就是三人。”

        “因为铺子还没开起来的缘故,我家现在就只供醉仙楼的货。目前来看,三个人是能忙得过来的。”

        “我寻思着,等铺子开业,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否加人手。”

        “要一切顺利,镇上有四个大集,还可以去其它三个大集旁找铺子,再开三家分铺。”

        “哦,还有,腐乳,豆皮跟腐竹这三样,保质期比较长。上阳镇水路又发达,客商不少。也许有机会卖些给客商们。”

        “要这条路能走得通……”

        殷颂越听越惊讶,没想到沈双双思路这么清晰,而且这么敢想。

        “实施起来,只怕没那么简单。”殷颂道了一句。

        沈双双点头。

        “嗯。”

        “只是设想而已。”

        “先把铺子开起来,之后再走一步看一步。”

        殷颂眼中闪过了一抹赞赏。

        “既是如此,那我便先找弟妹定上一批货吧。”开口道。

        沈双双压住欣喜,望向了殷颂。

        “我名下有几家酒楼产业,因为距离上阳镇远,豆腐和豆干这两样就用不着了。至于别的,倒是可以跟弟妹买些。”

        “要多少?”沈双双按捺住内心激动,佯装镇定的冲殷颂问道。

        “豆皮跟腐竹各五百斤,再来一千斤腐乳吧。”

        “不过腐乳的话,得劳烦弟妹去定些品相一致的罐子。一个罐子,只装一斤。”

        “如此,食客要是吃得好了,酒楼还能卖些罐装的腐乳给他们。”

        沈双双眼神一亮。

        “多谢殷大哥!”赶忙道谢。连对殷颂的称呼都改了。

        殷颂听到这句“殷大哥”,心情极好。

        李恪那小子,明明年纪比他小,却从没松过口,喊过他一声哥。

        现在好了,他媳妇喊上了。

        殷颂笑了笑,继续道:“先别忙着谢,我定这么多货,价格方面可不能按你铺子里的定价来。”

        “这是自然。”沈双双立即道。

        “豆皮跟腐竹算您十三文一斤,腐乳的话得加罐子,还得装罐封罐,多些工序,算您八文一罐如何?”

        殷颂想了想,“再加一条,你得把货给我送到镇上码头。”

        沈双双心下琢磨。

        “好。”应了。

        “交货时间……既然你跟醉仙楼定了契,就定在三个月后吧。”

        “每月初一跟十五,我都有商船来上阳镇码头停靠。到时,你去码头找殷氏商行的旗帜。船老大会给你提货单的。”

        沈双双点头。

        殷颂顿了顿。

        “契书得等我们脱困之后,回到上阳镇再定。到时,我把银子一并给你。”又道。

        沈双双抬头看了眼殷颂,再次点头。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殷颂才离开。

        殷颂走后,沈双双忙碌起来。

        她得把家里剩的豆腐处理了。

        次日。

        沈双双刚起来洗漱完,准备去厨房做早饭呢,魏三忽然跑了回来。

        “不好了,官兵进村了。”魏三压低了声音,冲沈双双道了一句。

        同时,脚不停歇的往慕容战房间跑去。

        不多时,沈双双就见到李恪跟殷颂一起,扶着慕容战出了房门。

        沈双双第一次瞧清楚了慕容战的模样。

        气质绝尘,丰神俊朗。

        虽面上的表情不太好,那张脸却依旧引人注目得很。

        慕容战察觉到了沈双双的视线,侧头望向了她。

        眼里的不悦,看得沈双双感觉莫名其妙。

        想到自己盯着人家看,到底有些不礼貌,沈双双才歉意一笑,将目光移开了。

        慕容战愣了愣,没想到沈双双会是这反应。

        但他没多想,配合李恪跟殷颂的搀扶,赶紧离去。

        慕容战等人前脚刚进杂物房,张翼跟魏三后脚就扶着沈氏,带着李凌回了她之前的房间。

        然后没多时,又从房间出来,跟着去了杂物房。

        又过了一会儿,院外传来了暴躁的敲门声。

        “有人吗?快开门!”

        “快开门!”

        沈双双稳了稳心神,去开门。

        门刚打开,八个手持长刀的官兵就冲进了院内。

        然后横冲直撞往她家房间和作坊里去。

        “官爷,官爷你们干嘛?!”沈双双装出惊慌畏惧的样子,一副要冲上去阻拦的模样。

        为首的官兵直接拿刀挡在了沈双双胸前。

        “执行公务,少添乱!”警告道。

        视线在看到沈双双那张漂亮的脸时,愣了下。

        接着,面色好了些。

        将挡住沈双双的刀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