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在线阅读 - 25李恪?

25李恪?

        沈双双走到门口,刚准备开门,却听门外传来了声音。

        “爹,娘,你们咋了?”原来是李水田听到动静,过来了。

        沈双双皱眉。

        从空间里取出来一根电棍。

        想着要是李水田要来敲门,就开门给他一下子。

        “喵——”正在此时,外头却传来了猫叫声。

        本来走过来的李水田,回过了头去。

        接着,转身去了厨房。

        沈双双松了口气,趁机溜出上房。

        然后翻墙。

        岂料刚翻上墙头,竟见一个黑衣人正站路中央望着自己。

        沈双双心一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利落翻身下墙头,拿着电棍,朝黑衣人走去。

        “阁下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干嘛?”压低了声音,沈双双握紧了手中电棍。

        朦胧月色下,在沈双双看不见的角度,黑衣人眼里划过了一抹笑痕。

        “小娘子半夜不睡觉,翻别人家围墙,又是干嘛?”开口问道。

        “呵呵,我干我的,阁下干阁下的,两不干涉如何?”沈双双再次开口。

        这人穿着夜行衣,一看就不是村里人。

        管他来干啥呢,只要不戳破自己,她可以当没瞧见。

        “呵呵。”黑衣人没忍住,用拳头挡了挡嘴,也笑了两声。

        沈双双却是眉头。

        她的话好笑吗?

        正当沈双双考虑要不先下手为强时,黑衣人动了。

        只见黑衣人朝她丢来了一个黑色布包。

        “接着。”开口道。

        沈双双下意识伸了手。

        将东西接到手,才意识到自己竟信了这陌生人的话。

        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将手里的布包丢掉时,黑衣人开了口。

        “里头有二十两银子外加一张百两银票,拿去治你娘的腿。”

        沈双双一惊。

        黑衣人已经转身。

        “李恪?”沈双双试探性的喊了一个名字。

        黑衣人身形顿了一下,随即快步离开。

        沈双双想将人拦下,刚抬起脚,却又放了下来。

        然后扭转方向,往家走。

        蹑手蹑脚的回到家。

        发现婆婆跟儿子没醒,沈双双放了心。

        小心躺回床上后,将意识沉进了空间。

        来到空间里,沈双双将黑衣人给自己的布包打开。

        发现里头竟真有一百两银票,外加二十两银子。

        心头一动,沈双双几乎确定了,那黑衣人就是李恪,自己现在的便宜相公。

        那家伙不是去服兵役去了吗?

        还一走快四年,半点音讯都没有。

        现在怎么忽然回来了?

        想到李恪可能会回来,沈双双就忍不住犯毛躁。

        她很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份跟生活,有婆婆疼,有儿子爱。

        家里不需要再多个人,来跟她抢婆婆和儿子。

        纠结了好一会儿,沈双双也没想出合适的解决方案来。

        最终,沈双双决定不想了。

        李恪既然穿着夜行衣回来的,说明不想别人知道他回来了。

        这样一来,短期内他应该不会回归。

        那男人可还在服兵役呢,去了战场上,刀枪无眼的,指不定下次就把命丢了。

        怀着这样的期盼,沈双双闭眼睡觉。

        “阿嚏!”正骑着马往上阳镇赶的李恪,忽然打了个喷嚏。

        “大哥,这是嫂夫人想你了吧!”一名跟在李恪身后的属下打趣道。

        “嘿嘿是啊!大哥离家多年,好不容易得主子恩准回来看看,怎么不在家多待两天?”

        “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大哥跟嫂子都快分别四年了吧,大哥您也真是狠心——”另一名属下跟着道。

        可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李恪一脚踹了过来。

        好在他及时飞身闪避,才没被李恪踹下马去。

        “回去围绕主子院子跑二十圈。”没能踹到人,李恪有些失望,开口道。

        “别啊!大哥我错了,不该开您玩笑!我认错!求放过啊!”那名属下赶紧告饶。

        “哈哈哈哈……”另一名手下幸灾乐祸。

        “你也跑十圈。”李恪冷漠道。

        刚才大笑的属下瞬间闭了嘴,面色变得比哭还难看。

        刚才还喊求放过的属下顿时不求了,不是自己一个人受罚就好,嘿嘿……

        身后安静了,李恪目视前方,继续赶路。

        脑海里却忍不住浮现出了沈双双的模样。

        巧舌如簧,机灵古怪,胆大包天,还有艳若桃花……

        意识到思想偏了,李恪赶紧收回了思绪。

        这次是因为随主子来上阳镇,自己才有机会回家一趟。

        现在确定那丫头能保护好娘跟凌儿,他也安心了。

        想起李凌,李恪心头涌起了一股暖意来。

        当初那荒唐的一夜,竟让他跟那丫头有了孩子。

        孩子的事,他虽然早知道了,却一直没得见过。

        这次看到,只一眼他就确定了,那的确是他的孩儿。

        眉眼像他,鼻子跟嘴巴像他娘……

        此时的李恪,心中忽然坚定无比。

        等帮主子完成大业,帮外祖家昭雪冤屈,他一定把他们接到身边照顾。

        沈双双可不知道李恪的想法。

        夜里,她做了个梦,梦到李恪回来了。

        那臭男人竟还带了个美娇娘回来,说要休了她,让她滚出沈家。

        婆婆跟儿子站出来为她说话也不管用,最后她灰溜溜的被李恪扫地出了门。

        然后她看到婆婆和儿子,全被李恪带回来的女人抢走了。自己怎么喊他们,他们都听不见。

        沈双双是被难受醒的。

        此时,外头天已经蒙蒙亮。

        她躺着想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从难受的情绪中抽身出来。

        李恪那家伙,最好别真干那样的事。

        否则,她真不介意先下手为强,将他废了。

        调整好了心情,沈双双起床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今天泥瓦工要来家里,上午她就不出门了。

        吃过早饭,忙完家里的活儿,王婶子跟王二丫来了。

        两人听说了昨天沈双双去李家的事,过来问情况,顺带邀请沈双双一起上山。

        “昨儿个我带三丫回娘家了,回来才知道这档子事。”

        “双双,你真上李家去了,还让李家赔你们家钱了?”王婶子面带激动的冲沈双双问道。

        李家那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

        她李家嫂子几个都落这份儿上了,竟还上门抢东西,活该赔钱!

        “嗯。”沈双双应道。

        “那李大郎,也没说过你?”王婶子更加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