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在线阅读 - 23签和解书

23签和解书

        赔偿银子的事,是她临时想出来的。

        反正她现在占据上风,她就不信李家人敢不给。

        另外,反正她今天已经得罪李家了,那不妨再得罪得狠一点。

        最好把他们整怕了,让他们不敢再找茬才好。

        “五两?你怎么不去抢?!”赵氏气愤的跺了两下拐杖。

        沈双双并没被吓住,反而冲她扬起笑来。

        “我又不是奶,可不敢私闯民宅,抢别人家东西。”

        赵氏被气得差点儿撅过去。

        “行了,这事算你赢了。”

        “但奶好歹是你长辈,三弟妹你就到此为止吧。”李国栋站出来道。

        沈双双眸子一眯。

        “大堂兄注意自己的说辞,这次的事,不是论谁输谁赢,而是奶他们触犯了律法。”

        “大堂兄是读书人,以后可是有机会科举入仕的。”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大堂兄却如此拎不清,偏帮家人。像大堂兄这样的,以后真要入仕了,能当好一任地方官吗?”

        又是一番诛心之语,听得李国栋胸口痛。

        “三弟妹说得是。为兄,受教了。”忍住胸中怒气,李国栋站直身子,冲沈双双拱手行了一礼。

        没法子,这傻女人可以不管不顾,毫无顾忌,他却不能。

        他要科举,名声至关重要。

        还有跟苏小姐议亲之事,已经有了眉目。

        这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乱子,之前他所有的努力都得白费。

        小不忍,则乱大谋。

        沈家的这些贱人,可以等以后再收拾。

        眼下他只能忍耐。

        沈双双轻蔑的看了眼李国栋。

        “大堂兄还真是能屈能伸呢。”讽刺道。

        李国栋憋得喉咙腥甜。

        “行了,懒得跟你们在这儿打口水仗。”

        “我刚才提的要求,你们应是不应?不应,咱们就县衙见。”沈双双道。

        李家众人面色着急,纷纷望向了李国栋。

        “应。”李国栋上前,再次冲沈双双拱手。

        “东西跟银子,马上给你取来。”沉声道。

        随后转身便望向了赵氏等人。

        “三婶,你去把从四婶家拿的东西取来。”开口道。

        “奶,你去取七两银子。”

        钱氏听到李国栋的话,面色抗议,想让张氏去取。

        毕竟,那些东西拿回来后,是张氏安排的。

        而且,李国栋这话,摆明了把责任推到她头上啊。

        可惜,钱氏才刚露出抗议的神色,就被张氏瞪了一眼。

        钱氏畏惧,只能照办。

        而赵氏这边,听到大孙子竟要自己取七两银子来,很不情愿。

        “我们没拿他们家银子。”老婆子开口。

        李国栋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

        现在,拿没拿银子的,还重要吗?

        “奶,去拿。”压低了声音,李国栋沉声道。

        李老头也瞪向了赵氏。

        “国栋让你去拿你就去!”厉声道。

        赵氏委屈脸。

        终于离开了。

        沈双双见状,心中得意。

        不多时,钱氏跟赵氏就将钱和东西取来了。

        沈双双作势将东西检查了一番,悠悠开口。

        “算三伯娘你们运气好,没把东西弄坏。”

        钱氏垂着头,抬不起头来。

        赵氏则气愤的望着沈双双,不敢回嘴。

        老二媳妇已经叮嘱过她了,暂时别再招惹这个傻子。

        有什么账,等以后再算。

        “伯公,既然东西都找回来了,他们李家也赔了钱。那就劳烦伯公做主,帮我们写份和解书吧。”

        “对了,劳烦伯公在和解书上添一句,我们沈家保留追究此次事件的权利。以后他们李家人,要是再找我们家麻烦,我们家会一并上告衙门,一并追究此事。”沈双双道。

        和解书才是她的目的。

        只要有和解书在手,李家这次入室抢劫的罪名便算坐实了。

        以后,这一家子要是乖乖的还好,她能当他们不存在。

        要再犯,那就是他们自己找死。

        此言一出,李家人都是一震。

        李国栋也是一惊,没想到沈双双临了还给他们挖了个坑。

        “伯公——”李国栋当即望向了村长。

        村长却没给他什么好脸。

        “既然是诚心道歉,且保证了以后不会再犯。签一纸这样的和解书又有何妨?”开口道。

        李国栋无奈,只能牙齿掉了和血吞。

        事情到了这一步,和解书能不签吗?

        不签就代表着他们李家还想找事,而且现在证据还被他们自己主动拿出来了,村里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去衙门就是犯蠢。

        “好。我们——签。”李国栋应下。心里把沈双双恨了个透。

        李家人躁动起来。

        在李国栋的眼神压迫下,才没多言。

        村长看了眼李国栋和李家其余人,就着李家人还回来的笔墨纸砚用,手写了一份和解书。

        然后沈双双和李家众人,全在和解书上画了押。

        至此,这桩闹剧结束。

        村长将其中一份和解书收好,另一份给了沈双双。

        随后,转身望向了村民们。

        “大家伙儿都听好了。今儿这事,说小了,是他们李家跟沈家之间的家事。说大了,是我们大河村的事。”

        “我们大河村民风淳朴,大家伙儿在外头,也素来与人为善。”

        “这次的事,并不光彩!大家伙看这热闹,看过就算完了!不光彩的事,就别往外说了!”村长大声道。

        都一个村里住着,被人知道村子里有私闯民宅劫人财物的事,他们大河村的名声就坏了。

        以后村里的大姑娘小伙子们,还怎么好嫁人娶亲?

        村民们这才想起来这事,一个个的口头应下,心里纷纷恨上了李家人。

        这一家子做恶事,还得连累一村子人。

        李家人一个个面色灰白。

        尤其是三房一家。

        钱氏此时才意识到,她给二房顶罪危害有多大。

        她家三丫这次跟她一起被“定罪”成了贼,以后还能说到什么好人家?

        还有她儿子石头,马上就十岁了。

        之前她还想送儿子去镇上蒙学,也不知道有影响没。

        大家都答应了不会将这事往外传,但这么多人呢,谁能保证都照办呢?

        沈双双可不管这些。

        先跟村长行礼道谢,又跟众村民们行礼道谢。

        之后,才拿着东西回家。

        村民们散去,一个个的对沈家全改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