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在线阅读 - 22巧舌如簧

22巧舌如簧

        李国栋注意到村长的语气,心里对沈双双再度怨恨了两分。

        “伯公,李家分家前闹那一场,不管是您还是我,当时都并不在场。”

        “现在三婶和我娘她们,跟三弟妹各执一词,但谁也找不到证人。”

        “当日情况如何,在我看来,不宜妄下论断。”

        村长望向李国栋,虽是不爽,却点了头。

        李国栋眸色一动,继续道:“同样的,我奶她们今儿去三弟妹家中做了啥,双方也是各执一词。”

        “奶她们说,是去看四婶。而三弟妹说,我奶她们是去抢东西。”

        “此事,也并无人证。”

        沈双双面色一变。

        “哼!大堂兄这是想为奶她们开脱吗?就因为,奶把从我家拿的笔墨纸砚,给了你?!”讽刺道。

        前身怕这李国栋,她可不怕。

        手撕伪君子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村民们听到这话,议论纷纷起来。

        李国栋见状,眸中闪过了一抹阴鸷。

        “三弟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就是,你这贱蹄子!嘴里喷的什么粪,污蔑我家国栋?!”张氏忽然开了口。

        她素来看不得儿子受委屈,更知道名声对自家儿子而言意味着什么。

        这傻贱蹄子,往她儿子身上泼脏水,简直该死!

        李国栋听到张氏说话,眉头就是一皱。

        一个警告的眼神看过去,看得张氏闭了嘴。

        沈双双见状,轻蔑一笑。

        “污没污蔑,现在去你们二房瞧瞧不就知道了?”开口道。

        张氏一听,整个人面色大变。

        “瞧什么瞧?我说没有就没有!”嚷道。

        这做贼心虚加不打自招的模样,看得李国栋想骂娘。

        没错,骂他自己的娘!

        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沈双双则看得欢喜。

        “还有我家的药锄跟镰刀,现在肯定在你们厨房里。”继续道。

        钱氏面色大变。

        身体下意识就往厨房方向挪了挪,想遮挡住沈双双的视线。

        村民们见状,哪儿还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纷纷指责起李家来。

        李国栋垂着头,眼神阴沉得吓人。

        片刻后,竟抬头,转身望向了赵氏等人。

        “奶,三婶,你们竟真的干了那样的事?!”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赵氏面色一僵。

        当下想反驳。

        却被李国栋用眼神阻止了。

        此时,张氏也反应了过来。

        走到赵氏身边,用力扯了她好几下衣摆。

        “国栋,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奶跟三婶她们——”张氏一副为赵氏等人说话的模样,演起戏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沈双双轻蔑一笑。

        转身冲村长躬身行了一礼。

        “伯公,现在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还请伯公为我们家做主。”

        “否则,双双别无他法,只能去衙门喊冤了。”

        她才没时间看这一家子做戏。

        村长面色变了变。

        刚想说话,李国栋的声音响起。

        “都是一家人,这次就算奶跟三婶她们做得过了头,三弟妹也不能这么狠心去衙门递状子吧。”

        “况且,我朝律法也有规定,晚辈不可状告长辈。”

        “三弟妹要真去了衙门,恐怕第一个被治罪的,只会是你。治大不孝之罪。”

        沈双双眸子眯了眯。

        见到赵氏等人脸上没了之前的惶恐,反而嘚瑟起来了,心里想骂娘。

        “大堂兄的书念得是真好啊,如此精通律法,专门拿来对付我们这样的弱小妇孺。”沈双双讽刺道。

        一句话呛得李国栋变了脸。

        这女人变化怎么如此之大?说话字字诛心。

        “三弟妹误会了,我不是——”李国栋赶紧解释。

        却被沈双双打断。

        “大堂兄用不着解释。你到底咋想的,自己心里清楚。”

        “另外,我要告诉大堂兄的是,我是不能去告奶她们。可我娘能。”

        众人纷纷疑惑。

        沈双双满脸愤恨,继续道:“大堂兄还不知道吧。今儿上午我就跟伯公去镇上,将我们家的户籍分了。现在我们家的户主是我娘。”

        “大堂兄熟读本朝律法,可知儿媳分家立女户,便与夫家没什么关系了。”

        “你们李家擅闯我沈家民宅,且抢劫财物,真到了县尊那儿,只会是你们李家人入狱。”

        原本嘚瑟,觉得沈双双奈何不得她们的赵氏等人,面色纷纷大变。

        “大郎——”赵氏甚至拉住了李国栋的衣袖。

        她都一把年纪了,要被下了狱,还有活头吗?

        听说县老爷过堂的时候,还可能动大刑,她哪儿吃得消啊?

        钱氏也紧张的望向了李国栋,一副随时准备说出真相,拉二房下水的模样。

        都这时候了,凭什么让她继续给二房顶着啊?

        二房才是主谋,她是被拖下水的!

        李国栋心里也闪过了一抹慌乱,没想到沈双双是有备而来。

        “三弟妹,都是一家人,非要做这么绝吗?”问道。

        村里人再次议论纷纷起来。

        古代重孝道,李家人固然有错,可李三郎家的非要去衙门告,让长辈下狱,报复心也太重了……

        注意到村民们的反应,沈双双也不急。

        而是望向了李国栋。

        “一家人?刚才大堂兄威胁我报官,会让我自己先受罚的时候,把我们当家人了吗?”

        “当年公爹被你们算计,替二伯去服兵役,你们当我们是家人了吗?”

        “你们算计公爹还不够,又算计我相公,让他也去了战场。你们,当我们是家人了吗?!”

        村民们面色变了,议论声小了下来。

        “还有,我娘采药二十几年,赚的钱一分没落手里,被奶给了你上书院。以及我公爹阵亡的抚恤银子,也花在了你身上。”

        “大堂兄却来指责我,没把你们当家人。”

        “大堂兄你,有把我们当家人吗?”

        沈双双的话字字尖锐,扎人带血。

        听得李国栋都慌了神。

        感觉到村里人全用异样的目光望向了自己,李国栋甚至产生了欲逃的冲动。

        沈双双心里笑得得意。

        “不过,都不重要了。看在我相公跟凌儿的份儿上,我们沈家也没准备把事做绝。”沈双双叹了口气似的道。

        “只要你们答应,将从我们家抢走的东西还回来。再赔偿我们家五两银子,并跟我在伯公面前立下字据,保证不再上我们家闹事,这事就算过。”

        “否则——就怪不得我们沈家,不近人情了。”说到这儿,沈双双的语气变得冷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