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无限未来之科技帝国在线阅读 - 275这下稳了

275这下稳了

        如果说,商场似战场,那么能成功领导一家企业的人,也就有点像领兵打仗的将领。无论是城府,还是韧性和应变能力,都要比一般人强上不少。

        陈文浩的企业如今已经有上万名员工,说起来,他作为集团的最高长官和唯一核心,这两年领导力和情绪控制力刷刷地涨。毕竟,外星人工智能灌输给他的是黑科技资料,顺带优化了脑力和体力,并不包括领导光环这类的技能。

        即使如此,当大年初五的下午三点,在安全部门呆得百无聊赖的陈文浩,乘坐一辆专车,七拐八弯地来到一处地方,又跟随工作人员的指引,走进这间房间,也是吃了一惊。

        房间大约有百来个平方,布局有点像大学的阶梯教室,缩小版的那种,室内一侧是高出几个台阶的讲台区,对面的就是环形排列的几排座位。此时,座位区已经快坐满了。

        陈文浩好想和人玩个游戏:猜猜现场有谁,猜对了算你脑洞大。

        乔老在,这是陈文浩得到座谈升级的消息后就预想到的。军方和集团目前联系紧密,加上乔老是负责军方这部分事务的老大,还有他对集团释放的善意,应该会出席。

        可是一群人中间,一号首长赫然在列,这个规格似乎也太高了一些。

        哦,还有一位首长,晚上半小时新闻里也是常见,总管国家科技领域的事务,好像还是最高七人小组的成员,总之也是重量级人物。

        还有围着三名大佬,坐在周边一圈的十几个人,基本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这个时候能坐在这里的,应该也是级别不低的官员。

        一开始的惊讶过后,陈文浩很快就平复了情绪。换个角度想,眼前的这个大场面,也代表了官方层面对他的集团是认可的,至少也是偏向正面的,今天的这次见面也应该不是坏事,否则不可能劳烦这么多大佬出面。想通了这一点,陈文浩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站在台前做自我介绍加集团说明时,就挥洒自如多了。

        看在众位大佬的眼里,心中大多为陈文浩加上一分。眼前这个小伙子,从刚踏进房间的惊讶,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至少在做介绍时声音宏亮流利、表述简洁有力、逻辑清晰有条理,堪称发言人级别的表现。在平时工作中,他们可没少碰到过各种出糗场面,甚至有高官高级干部向他们汇报时,都会因为紧张而导致舌头打结,说话结巴,甚至进退失据。

        陈文浩是真的不紧张了。这不,用了十分钟,几句话介绍了下自己,然后精明扼要地讲述了一番集团从创业到现在的主要经历,他停顿了一下,还提出要求了,“接下来,我向各位首长汇报下集团的主要产品和发展规划,不过能不能请工作人员,把我带来的演示设备拿过来。对,就是用一个防撞袋装的那个。”

        很快,他要的东西被送到了手里,一个长约十五公分的黑色六面体设备。与此同时,送设备来的小伙子没有出去,而是默不出声地站到了离陈文浩最近的一侧墙边,两个跨步就能够到的位置。想来应该是安全保卫措施。

        陈文浩不以为意,对着手头的设备快速点击了几下,然后将其放在了地上,轻声说了句,“展示”。

        仿佛是一句咒语,法术随之产生。就在眨眼间,陈文浩身前半米处的空中,高度与陈文浩的视线齐平,无声地弹开一长排光屏,无限未来旗下目前公开过的所有产品,都以图标的形式陈列在光屏上。像集团的起家产品小卡翻译软件,在光屏上就是一个小机器人的形象。目前已经成为高端数码产品标配的高性能电池,则是一个带正负极符号的电池图标。排在最后的则是一架水滴状科幻感十足的飞机形象。

        陈文浩在第一个图标上隔空轻点,一个小机器人的图标立刻扩展成一个略小些的副光屏,贴在主光屏的一侧,多张小卡翻译软件发布会现场的图片走马灯似地播放,还有几组用户人数、覆盖区域等相关数据也逐一显现。

        光屏双向透明,不影响正常的视野,却又不会有看不清光屏上内容的问题。用技术性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光屏的不透明度恰到好处。

        纵使在座者基本都称得上见多识广、成熟稳重,也被这突然显现的科技范给闪了一下,不少人的坐姿明显向前倾了。

        陈文浩此刻进入了解说状态,不忘顺带将这个新玩意也介绍两句,“这是我们新研发出的互动光屏仪,在集团拥有的互动触摸光屏技术进的基础上,成功实现了设备微型化,配合相应的软件,可以广泛用于会展、教育等领域,也将是集团接下来在消费类电子市场的主推产品。”

        别以为年纪大的都不懂高科技,且不说中央不少领导都是理工专业出身,就以他们的层级来说,走过的科研机构,听过的专家汇报,看过的技术情报都远超常人。或许他们不懂原理和细节,但却有足够高的眼光。

        谁都看得出,地上这么一个小东西所代表的技术含量和市场前景了。

        产品的介绍比起之前的整体介绍用时长了不少,因为陈文浩每介绍一项公司产品后,都会有人提问,问技术原理、问销售现状、问市场容量的,问题各异,明显是引起了在座众人的兴趣。

        等到陈文浩将现有的产品都介绍了一番,“啪啪啪”,乔老重重地拍了几下手,“小陈同志每次都带给人惊喜。我也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下,军方最新使用的高性能电池和钛合金新合金,都是小陈公司无偿转让的技术。”

        一号首长领头鼓掌,带动了全场掌声。稍息,之前一直只是聆听的他对着陈文浩,态度温和,笑着说,“小陈同志的名字,我可是听人说了好几次,今天正好有个机会,就请小陈这样的小同志。来给我们这些老同志讲讲新科技。我看这个互动光屏技术就很好嘛,国际上还没有同类产品吧?”

        陈文浩很有信心,“报告首长,国际上主流的互动光屏设备还都是些大家伙,而且有不少使用场景的限制。能将这项技术成熟化,小型化,我们的产品在世界上都是独一份。”

        这已经是比较谦虚的说法了,按照小卡的判断,集团在这项技术上的水准,至少领先地球上同类技术二十年以上。

        “好!很好!”一号首长很是高兴,“我们国家的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像这样有创新能力、有技术实力、有成熟产品的科技型企业,应该宣传和鼓励。”

        “小陈同志,在此我代表中央对你和你的企业,在支持国家经济建设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上的贡献表示感谢。”首长站了起来,“你的企业或是个人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国家帮助解决的,都可以提出来。”

        全场目光聚焦在了陈文浩的身上,都是体制内的,这句话的分量和意义哪会听出不来。这已经不是首长个人的表态了,而是整个体系的认可。一家有国家隐约背书的企业,只要企业家不要自己做死,崛起之势已经难以阻挡了。

        陈文浩低头酝酿了好几秒,实际上在他得知会谈升级的消息后,就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能最有效地在短时间内准确传递给上层建筑。当然,他一开始没想到是这么高的级别。

        “我们目前势头良好,当地的政府部门也非常支持,在资金和优惠政策上并没有更多需求。”陈文浩放缓了语速,声音更显清晰有力。

        “我在企业经营方面有一点坚持,就是不要太依赖外部的优惠条件。能走到最后的,最终还是那些能获得市场认可甚至引领市场风向的企业。所以我们企业在投资某地的时候,不会在优惠政策上投入过多精力。和其他高新企业享受一样的优惠政策就可以了。”

        “对企业来说,盈利很重要,但我更希望能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有开拓有前瞻的工作,所以我们选择了将太空业务作为集团的重点方向。”

        “不过由于没有先例,作为民营企业涉足太空业务的先行者,开展起来还是有点吃力。倒不是故意为难我们,而是相关的政府部门也很纠结,都不知道能不能批,有没有权限管。”

        “所以,我有个请求,不只是为了我的企业,而是为了所有有志于开拓太空领域的企业,希望有相应的法规或是管理办法出台,为这类企业的业务探索指明方向。”

        现场沉默了一会,很多人估计没想到他不仅没要点实惠的条件,反倒是提出这种请求。表面上来看,这不等于自己给自己做限制嘛。

        陈文浩自然有他的想法,说的也都是真心话。额外的资金支持和优惠政策对集团来说没有意义,拥有好几头“现金奶牛”让集团根本不缺钱,省市政府对集团的态度更是巴不得供起来,如果有要求绝对是尽全力满足。技术上这个属于开挂的,就不多说了,反倒担心放出来太快,吓到别人。

        作为民企进入航天领域的典范,相比其他民企的小打小闹,无限未来公司现在在这领域的每一步,都可谓前无来者,凭借集团和军方的关系,许多步骤的推动都属于特例操作。换一家企业可能就根本行不通。陈文浩如果真想提前进入太空时代,就不能只靠自己一家,还需要拉上更多的力量。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他会将筛选过的相关技术授权给更多的企业。

        为了将来,趁着现在的机会,他不妨先趟出一条路来。至少,先打下路基也好。陈文浩心里也有个小九九,相关条例现在连影子都没有呢,如果要建立必然会参照自己的集团项目为范例,许多审批环节就能从特许例外变成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的准入环节了。

        一号首长也有点意外,又有点欣慰,主动和陈文浩握手后说,“小陈同志说得很精彩!新形势新行业的变化,对主管部门的能力也是新的考试,领导干部也要保持学习,与时俱进。”

        “对于新生事物,只要是有利于人民和国家的,我们都要爱护和保护。相关部委的主管领导要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回去后尽快组织,群策群力,集思广益,确定相应的管理方法。”

        “我个人的看法是,只要不危害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和利益,尽可以放手让试一试嘛。”

        ……

        ……

        “首长们没留你吃晚饭呀?”戴玉倩笑着问。

        当天的晚饭时间,完成下午对答的陈文浩被戴父叫回家一起吃饭。饭桌上复盘了下午的会谈经历,有戴父这样的高级干部帮着拾遗补缺,也是一般人难有的待遇。

        听过后就思考的戴父看了一眼自家女儿,摇头失笑,“你以为首长们都很空,在那没事唠家常吧,还留吃饭呢。要不是上午首长和几个部委一把手有个高规格的干部会,恐怕小陈还没机会同时见到那么大阵容。”

        他转头看着陈文浩,颇为满意地说,“小陈今天的表现颇有大将之风,部长前面还给我打了电话,好好夸奖了你一顿。哦,你今天应该见过他,也在现场。尤其是说到你最后的请求,可谓点睛之笔。”

        “经过这次会谈,你和你的集团算是彻底站稳了。其他不说,就说几位大首长都称呼你小同志,其他想伸手的人就要多想想了。”

        “不过最近还是谨慎些,低调些。小陈性格也是稳重的,我也就不多说了。”

        身为部级干部的戴父情绪很高,接下来多喝了两杯,明明说不多说了,话却多了不少。此刻的他,就是一位为后辈取得成就而高兴的长辈。

        wap.

        /110/110520/28708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