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无限未来之科技帝国在线阅读 - 095引擎落地

095引擎落地

        清晨的阳光透过没拉紧的窗帘,照在床头,叫醒了陈文浩。棉花糖小说网.mhtxs.la

        自从7勘察器可以驻留身体,他发现不仅增强了身体的力量和耐力,连带着精神也好了许多,每天有五六个小时的睡眠,第二天就又精神奕奕了。

        这已是他从美国脱险归来的第五天。在美国遭遇武力挟持的事情,其影响力比陈文浩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归国当天,就有带头衔的相关部门人士来找过他,询问遇袭事件的前情后果。他能给出的解释就和回答美国官方的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被绑架了,不知道又从哪里来的导弹,最后幸亏命大趁乱逃出来了。

        想要更多信息,没了!或许你们可以去问问美国联邦调查局,是否有最新的发现。物证更是没有,没看我手机电脑都被绑匪给收走了。(其实是在导弹攻击中被炸没的)

        额,关于这一点,最不爽的其实是小卡。陈文浩的手机也是小卡经常呆的载体,也算得上小半个家。恩,这个窝的概念,还是小卡来到地球之后才学到的。

        好在官方人士只是例行询问,只是按部就班的提问,并没有太多纠结细节,更像是表示关心的一种善意行为。

        相比这些,安抚好老妈的情绪,才是更花心思的事情。本来他还想着绑架加袭击乃至脱困,整场剧情耗时只有一天不到,国内应该还没怎么流传开来,平时不看新闻的老妈或许都还不知情。

        没想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整个事件的节点过程,大部分都是国内的白天时间,加上他互联网新贵的身份,以及正在进行的反垄断诉讼案,国内的媒体怎会错过这场新闻盛宴。其中也有他自己种下的果:他推出的翻译软件日益盛行,互联网时代唯一能阻碍新闻全球传播的语言障碍,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以,老妈这么不关心新闻的人,都被这条新闻刷到了,更别提还有亲戚看到了,特意来电话询问的。

        因此,当陈文浩走出江海国际机场,硬是吓了一跳,老爸老妈都等候在出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la一问才知道,父母没打通他的手机(因为在绑架过程中丢了),归国航班的时间还是相关部门主动告知他们的。

        一见面,老妈的眼眶就红了。好在陈文浩本人平平安安、完完整整地出现在她面前,这比再多的安慰话语都管用一百倍,不过还是免不了吐槽几句“帝国主义都不是好东西”之类的抱怨。老爸的情绪表达要内敛的多,没多说什么,只是有些激动地用力拍了拍陈文浩的肩膀。

        倒是同一航班回国的戴玉倩,和陈文浩并肩走出机场出口,就遇见了陈文浩的父母,难得一见的表现出了害羞的表情,打招呼的时候明显有点紧张。陈文浩不禁有些好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这个做事爽利的职场精英,露出这种小女生的模样。好笑之余难免也有点感动,一个女孩能在乎一个男子的父母的看法,显然对这名男子也有不同寻常的感觉。

        陈文浩在男女感情方面并不是初哥,自动懂得这些不用说出口的感觉,不过他并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做好开始新感情的准备,毕竟他现在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没法和别人说。顺其自然,或许是最恰当的选择。

        安抚好父母,陈文浩还有急需要处理的事情:无人机还在天上游荡着呢,虽说有半个分出去的勘察器控制着飞机,再飞个十几天都没问题,但是能快点回收还是要抓紧。

        这几天他也没闲着,通过网络联系了中介公司,租用了一个仓库和货运工具。现在就差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了。

        ……

        江海市的最西南角,已是江海市和临近省市的交界处,大多数江海市的城区居民,虽然名义上在同一个城市,但可能一辈子都没来过这个角落。

        这里临近东海,不过因为属于峡湾地形,地理情况决定了这边的海水质量相当差,各种海流、水流带进来的泥沙堆积在此,导致吃水太浅,不适合船舶停靠,沙滩又多为淤泥,无法作为旅游景点。偏偏气候又深受海洋影响,夏天湿热、冬天风寒,所以居住区也是稀少。

        往前推十几年,这边还分布着几个小渔村,本地居民摇着小渔船,打渔为生。随着东海渔业的衰败,近海渔业很难养人,渔村也日渐失去了人气。

        不过,这里毕竟属于财力雄厚的江海市的辖区,虽然当地开发进度迟滞,但是该有的配套公路等基建项目却是非常完善。

        陈文浩此刻就开着一辆租来的加长厢式大货车,停靠在这边的公路上。时间已是零点过后,平整的马路上老半天也不见有一辆车路过。

        陈文浩自己就有b2驾照,可以合法开这种厢货车。他驾照学的早,考出来没多久驾照等级重新分类,当初允许以在c照和b照中选择,他一时脑热选了b照,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虽然他驾龄不短,不过到底没有开大车的经验,一路开来小心翼翼。好在租用的仓库就在不到十公里的地方,沿着这条路就能开到。这边的夜晚人车稀少,开慢点倒也不怕。

        通过小卡确认了周边没有车辆和行人,陈文浩也不犹豫,下达了无人机降落的指令。不一会,天空隐隐传来轰鸣声,分贝还在不断提升,听得出距离正在接近,不过无人机上没有装指示灯,加上此处地属远郊旷野没有光源,真的是只闻其声不见其机。

        接下来,小卡将无人机在美国戈壁公路干过的,占用汽车道的事情又重演了一遍,稳稳地停在厢式货车20米开外。

        陈文浩借着汽车大灯,打量着眼前这架长度超过10米的无人机,有点无从着手的感觉,不过没用怎么思考对策,小卡就发来消息:【退后些!】

        刚往后避让了十几步,就见这架无人机像被空中一只无形的大手拆解了:先是机翼和机尾毫无征兆地脱离机体,砸在了地面,然后是机身和机腹的钛合金装甲板一片片自动脱落。

        陈文浩囧在那里,总觉得画风有点不对,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钢铁怪兽,下一刻却成了只剩骨架的脱毛鸡,这反差实在太大。

        【来接一下引擎,这个不能直接砸下来。】小卡叫道。

        陈文浩也透过已经镂空的机体框架,看见了引擎,此刻这台精密的工业设备,就像被几根支架凌空吊起,颇有现代主义艺术品的感觉。

        他连忙启动货车,停在无人机旁边。陈文浩拉开货车车厢门,里面还停了一辆用来搬运货物的叉车,刚想去启动叉车,突然又停了下来。

        【快来!】小卡催促着。

        “我不会开叉车……”陈文浩尴尬抓头,如果只是把叉车开起来,还可以勉强试试看。可是现在首先要用叉车,把车厢尾部的两块钢制滑坡放下去,然后开着叉车从滑坡下来,最后货物搬运好之后,还要用叉车把滑坡收起来。看那两块钢制滑坡的厚度,靠人力放下收起估计够呛。

        他租用车辆的时候,见对方的司机叼着香烟,开着叉车轻松完成了这一系列操作,一时也没多想。临到要用了,才发现是个问题。

        问题的解决比想象容易,勘察器再次发挥了作用,融入到叉车之后,就见无人驾驶的叉车像跳芭蕾舞一般,精准地挪动着,上下挥舞几次货叉,就完成了滑坡翻起、顺坡落地的工序。陈文浩忍不住想给它颁发一个“蓝翔优秀毕业生”的奖状。

        接下来的搬运工作也是一帆风顺,不到二十分钟,一架身长10米的军用无人机,竟然就被拆零搬运,塞进了一辆货车货厢中。在天上飞了几天的半个勘察器也终于合二为一。

        将货车开到仓库区,这一大片地方全是对外出租的仓库,不过因为地理太偏,生意一般,门口倒是有值班的门卫。陈文浩将车直接开进租下的仓库,仓库里早就备好了装货的木箱等材料。

        一番折腾后,这架无人机的引擎被完整地打上了木箱包装,机内的各种电子设备也还能利用,根据小卡的指导,拆在一起另装了一个木箱。

        剩下的外壳和框架就都交给勘察器消化了,能量得到了进一步补充的勘察器,已经不再受制造模式的尺寸限制,直接就能以液体形式包裹物体进行工作,最后将这些材料化成了一堆钛合金锭和铝锭(机身框架材料),还吐了一地的残渣。

        陈文浩长吁一口气,登月飞行器的引擎部分总算是落实了。

        /110/110520/28708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