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无限未来之科技帝国在线阅读 - 038马不停蹄

038马不停蹄

        吴瑞天觉得有点突然,忍不住想找本日历,看看今天是不是自己的幸运日,套用一部电影的名字就是“幸福突然来敲门。(.mhtxs.la        无弹窗广告)”

        作为腾讯战略投资和并购部的中层干部,四十刚出头的他在别人眼中看来前途无量,龙头公司、核心部门、管理干部,每个关键词都显得高大上。

        但是他的个人感觉,却是遇到了职场瓶颈,在这个要害部门,再要向上并不容易,每个领导职位都有一群精英眼巴巴地看着。想更上层楼,就要拿出让人无话可说的业绩来。

        所以,不难想象,他接到陈文浩的电话时是多么惊喜。

        对于陈文浩这个人和他的公司,吴瑞天的感觉很复杂。上一次,几家风头机构集体拜会无限未来公司,他代表腾讯投资参与其中,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陈文浩本人。当时,这家公司和它的产品,已经有了笑傲江湖的趋势,可惜,那一次,所有风投公司都败给了陈文浩的“不缺钱”。

        如今,才过了半个月,这家公司竟然以不可阻挡的势头,完成了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先是付费用户超过1000万,每月固定进账都能过亿元,成本几乎没有,羡煞众人。又拿下脸书公司50亿美元的大单,没有付出任何一点股份,被称为国内技术输出第一合同。

        在国内风投都哀叹这下真的不缺钱,没有机会的时候,突然有人放出了陈文浩正在筹备子公司,不仅要将小卡翻译软件的业务转移,还准备放开融资的消息。收到消息的风投机构都第一时间联系了无限未来公司,却被告知老板出差了。

        天大的利益之前,没人会愿意放弃。吴瑞天带着三人团队,第一时间又赶到了江海市,希望获得面谈的机会。前两天的拜访一直收获的只是场面话,今天却突然收到陈文浩本人的电话,告诉他,有意和腾讯合作,请他来公司谈谈。

        ……

        “陈总,这些条件我要和总部请示后才能答复。”无限未来科技公司,吴瑞天等一行坐在刚装修好不久的会议室里,看着面前的一份文档,他面露难色,和对面的陈文浩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希望能尽快收到答复。”陈文浩微笑着回答。

        上午,陈文浩给腾讯投资部门的人打了电话,得知他们还在江海市,便约了下午见面详谈。

        在香江的时候,他就已经让戴玉倩帮忙起草了一份文档,详细介绍了子公司的管理结构、董事会的构成、目前已确定的投资机构等内容。(.mhtxs.la        无弹窗广告)如今,这份文档就摆在吴瑞天的面前。

        文档中的相关内容很快被发回了腾讯的鹏城总部。在总部的顶层会议室里,临时举行被紧急召集起来的高层会议,专门讨论这份文档的要求。吴瑞天作为行动负责人,通过视频系统向会场众人做情况汇报。

        “条件还能不能谈?”一位高管提出质疑,“以小卡软件体现出来的技术和市场状况,要50的市盈率可以接受,可是这家公司要保留55%的股份,只放出45%的股份,还要让四家投资机构分。而且另外三家机构的关系很密切,我们根本没有话语权。”

        “估计很难。就目前这种形势,我们的优势不明显。更何况,现在等于已经有三家公司为他背书了。”

        另一名高管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在会议桌上,“看看这三家公司――脸书、accelpartners、greylockpartners,一家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两家是硅谷顶尖的风投机构。如果不是无限未来公司想从我们这分享国内的资源,这三家只怕是一点股份都不会漏出来。”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会议桌上首的位置。

        “这个项目几乎是稳赚,当然要做!投资部门立刻加强项目团队,其他部门优先配合,能多争取一点股份就要多争取一点。总市值估算这一块,可以放松一点,但是一定要和对方建立良好关系。他们不是看中了我们的运营渠道和团队了吗?这就是合作基础,一定要争取到对方新项目的优先合作权。”

        上首位置的人发话了,一锤定音。

        吴天瑞被任命为这个项目小组的现场负责人,精算师、会计师、法律顾问被紧急召唤进这个小组。内部估价计算、法律文书起草等准备工作纷纷起步。

        第二天一大早,吴瑞天满心喜悦地直奔无限未来公司,却被告知老板又出差了,大概要两三天。好在通讯发达,一番电话沟通确定大致意向,也算是达成了此次来访的用意。至于具体事项,还得等其他几方到齐后再谈。

        ***

        陈文浩在忙啥?他自己都要哀叹了,貌似有了小卡后根本停不下来。

        他正在开车奔赴北面郊县的路上,和位于南面的公司正好可以拉出一条横跨整个江海市市区的直线。

        开了两个多小时,赶到了说好的地头,把车停在一家金属治炼厂的大铁门前,已有一个胖胖的大高个男子迎了上来。

        “嘿,姜维,好久不见,都在忙啥呢。”陈文浩下车来,和这胖大个热情地打招呼。这是他的大学同学,在校时关系一直不错,毕业后也时不时聚餐什么的,只不过这两年姜维有了孩子,顿时忙得和老同学们的联络都少了。

        “别谈了,我和你说哦,养孩子真是这世界上最麻烦的工作,睡觉的时候是天使,一旦醒过来就是恶魔。”姜维吧唧吧唧说着,还要抹把额头的汗。

        “哈哈,我看你是这不是抱怨,而是晒幸福吧。知道弟妹漂亮,孩子可不要长得像你哦。”陈文浩说笑着,大家认识那么久了,一向言行不忌。

        “滚,你要叫嫂子。我明明比你大三天!”

        一番说笑后,姜维认真起来,“说正经的,老陈你真要买我家的这个厂?你不是一直在做互联网吗,怎么想到搞实业了?我们这么多年朋友,我可不能坑你,说实话,现在搞实业根本不挣钱。”

        昨天晚上陈文浩翻朋友圈,发现姜维在上面说,家里的金属治炼厂要转手求介绍下家,顿时想到小卡给的新金属材料,正需要有这么一家治炼厂来操作。当即打了姜维电话,约好今天过来实地考察。

        姜维指了指厂里,“基本情况你也知道,这厂子还是我爸我叔他们十几年前搞起来的,我就是帮忙打打杂。厂里的设备倒是还齐整,前几年有4万亿政策的时候,贷款口子松,还更新了一批设备。”

        “但是现在越来越难做了,人工成本一直在涨,你钱给的不到位,工人说走就走,根本不鸟你。”姜维抱怨着,“这几年传统行业都不景气,客户压价得厉害,辛辛苦苦做一年,算完开支等于白做。”

        “我记得你原来说过,不是从国外买了两种新金属配方,说是销路不错吗?”

        “别提了,就过了一年好日子,结果日本的厂商就推出了性能更好的,价格却差不多。我们只能贴着成本价,才能卖出去,纯粹挣点辛苦钱。”

        一边说着,姜维一边带着陈文浩参观厂区,“厂区占地10亩,厂房建筑面积是2000平米,空地比较多,用来卸货和堆货。”他指指脚下这,“现在就这块地皮是最值钱的,我爸他们当年和村里签了30年的长租约。”

        生产区涉及到高温作业,不能靠近参观,姜维带着他远远地看了下,现场工人不多,只有二十几名工人在忙碌。姜维看到陈文浩的疑问,无奈地说,“最多的时候有60多人,现在厂里业务不多,只留下这么点人了,都是跟着我爸我叔多年的老工人。”

        陈文浩完全不懂这种工业设备,装模作样跟着走了一圈,啥都没看明白。

        不过他有小卡就够了,逛完一圈后手表屏幕上出现两个字:“可以”,这说明现场的设备可以完成“改进型钛合金材料”的生产。这下陈文浩的心定了。

        陈文浩跟着姜维,来到厂房不远处的一幢两层小楼,看门上挂的牌子,一楼应该是员工食堂和休息室。上了二楼,则是几间独立的房间。

        进了一间办公室,不到二十平方的样子,布置很简单,靠窗处摆了一套办公桌椅,旁边立了个老式的铁皮资料柜,门口放了张招待客人的长排沙发,都有点显旧了。

        姜维翻了下柜子,扔过来一瓶饮料,“随便坐。厂里情况你也看到了,我还是那句话,不能坑自己兄弟,你要想创业建议别选这个行当。厂里的销售都是我爸和我叔亲自去跑的,根本招不到合适的人,有经验的开价太高,没经验的学了点本事就跳槽。”

        他转身在办公椅上坐下,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家里为啥要卖厂,主要就是大环境不景气,生意难做。还有个原因就是去年我爸和我叔去外地拜访客户,回来时出了车祸,两个人都受了伤,家里人都后怕啊,说是年纪不小了就别做了。”

        “你小子不把我当朋友啊,伯父车祸了也不告诉我,我怎么也应该来看望下。。”

        “嗨,大家都那么忙,劳师动众的干嘛,现在早好了。”

        “你小子,迟点收拾你。先说说你家这厂准备什么价位转让?”

        “心理价位是850万,不过银行贷款还欠着五十几万,也要买家承担了。之前有人来看过,压价太厉害,就谈崩了。”姜维顺口回答,想想不对,有点急了,“你来真的啊,我说了那么多,你咋不听呢?这厂要是卖给有客户资源的老板,人家上手就能出产品,转手就能换利润。你都没做过这一行,卖给谁去?”

        “不对,你这样子不像开玩笑,真发财了?”姜维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文浩,“有钱了也别来这行,去买套房子存着,收收月租也比干实业强啊。”

        陈文浩大笑,“看来你对干实业有很大怨念啊。”起身拍拍姜维的肩膀,“估计你不大关心it新闻,最近我公司拿了笔大单子,不缺钱。你请伯父还有你叔都来一下吧,我有个更好的建议,估计你们会有兴趣。”

        /110/110520/28708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