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中文 - 网游竞技 - 无限未来之科技帝国在线阅读 - 001突然失业

001突然失业

        “浩哥,早!”

        “陈总,早上好!”

        周一,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早晨,陈文浩从16楼电梯出来,刷卡走进公司办公区,一路上遇到的同事纷纷和他打招呼,他也微笑地回应每位同事。

        这是一家成立已有四年的小型软件公司,之前主营业务是手游和页游产品,推出的几款游戏虽然算不上大红大紫,但也凭借水墨武侠的特色路线吸引了一批肯消费的用户,财务数据还算好看。但是这两年,特别是从去年开始,来自主管部门的监管越来越严,推出新作的成本和门槛不断提升,加上竞争越发激烈,对中小型团队来说,日子眼看着将越来越难过。

        陈文浩作为跟随老板创业的第一批员工,前两年还挂上了副总经理的头衔,自然也要为如何应对这眼前的挑战而上心伤神。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就和老板商量着,除了继续运营盈利最好的两款手游,其他的鸡肋产品全部砍掉,研发重心转向个人和中小企业电商软件。

        为此,他带头连续加班了几个月,好不容易将研发和运营团队拉上轨道,开发的一款微商平台软件投入市场后抓住了热点需求,一炮打红。为此,年底的时候,老板给所有员工都发了丰厚的年终奖,对陈文浩更是私下许诺了发放股权奖励。

        对陈文浩来说,对目前的状况也还算满意。他并非科班出身,大学时纯属个人兴趣而学习编程,弄了几个软件传上网络意料地评价不错,凭着这份资历,大学商科毕业后却进了家大型网络公司做码农,在it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换了几家公司,也算得上经验丰富。

        但经过几年的拼搏,陈文浩不得不认同这句话:勤劳决定了人的下限,天分决定了人的上限。自己在纯技术上能成为优秀的人才,但上限也就在此了,基本无望成为顶尖的人才。于是,他开始主动转型向产品和项目管理靠拢。历练了几年后,因为一次互联网研讨会的机会,偶然结识了当时刚回国创业的现任老板,会议期间一番交谈后,老板大感人才难得,以技术部经理的职位盛情邀请,并许诺给予极大的自主权。

        陈文浩当时正好对大公司里诸事都要讲究流程的做法有些厌倦,本就有了辞职的念头,想着也是不错的锻炼机会,就顺势答应了邀请。公司初创,诸多杂事,技术和市场团队更是要从无到有的建立,老板非it专业人士,除了提供资金之外,精力主要放在财权管理上。相应的,陈文浩的担子就重了许多,没想到重压之下,他在统筹和组织上的潜力却被充分激发,当初大学商科学的那点东西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目前公司也就三十人出头,多是90后的年轻人,但是公司氛围良好,人际关系简单,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加上老板还算大方,开的待遇也在平均水平之上,所以团队向心力很强,才能用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主营产品转型,还推出了不错的产品。

        陈文浩想着公司的现状,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公司除了老板和财务有独立的办公室,其他人员都是开放式办公。刚坐下来,行政兼人事的方雨欣便凑了过来,“浩哥,老板今天来的很早,前面还让我通知你,到了就去他办公室。”

        说起方雨欣,还是去年前一任同事离职后,陈文浩亲自面试招进来的,大学刚毕业的小女孩,长相清秀,却有一副爽利的性格,入职后出人意料地胜任,将行政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人事方面也学得很快,在招聘方面帮陈文浩减轻了不少工作量。所以,去年底他和老板建议,给这个小姑娘加了薪,也算是勉强对得起她身兼两职的工作量了。

        “知道是啥事情么?”陈文浩起身,顺口问了句。

        “这倒不清楚”,方雨欣顿了下,轻声说,“不过老板估计心情不好,脸色很严肃。”

        “哦?”陈文浩把最近公司的运营情况在脑中快速转了一圈,没觉得有啥不好的情况,倒是老板最近一个月行色匆匆,时常不在公司,有不少营销和开发计划都还需要等老板最终确认。脑中想着事,一边敲开了老板所在的总经理室的房门。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让陈文浩有点吃惊,平时很少见老板抽这么多烟。老板姓胡,五十岁刚出头,当年留学后留在了美国还入了国籍,前几年看好国内的经济才回来创业,父母和妻子都还留在米国。

        “文浩来了啊,自己坐吧。”老板挤出微笑,招呼了一句,短暂沉默后,他有些迟疑地开口,“公司可能要盘给别人了。”

        陈文浩心中翻滚着诧异和震惊,但职场十多年尤其是这几年管理工作的历练,却让他提出的疑问显得异常平静,“能说说原因吗?”

        走出总经理室的房门,陈文浩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追问原因又有啥意思,老板之前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他的老父亲得了重病,母亲焦急之下也住了院,妻子照顾老老小小的顾不过来,正在召唤他回去。据说老父亲的这个病还要折腾挺长时间,所以想着把公司转手。也难怪最近一个多月难见老板的影踪,忙着和下家在谈转让细节,眼看着就快签协议了,才露了口风。

        如今,公司转让已成定局,老板最后说的几句话还犹在耳边:“文浩啊,你别怪我,我帮你尽力争取过了,但是接手的公司只答应给你技术部副主管的位置,而且现在这些人,估计也要裁掉一批。”心里有怒意却无处可发,因为理性正在告诉自己,给人打工总是会有各种意外遭遇,只有资本才有决定权。

        接下来的一天,也就过得寡淡无味,陈文浩让技术部和市场部将手头上的项目资料整理出来,以便接下来的交接。

        下班前,老板召集了所有人,宣布了即将转让公司的决定和缘由后,便离开了公司。公司里一群年轻人,心里自然不容易藏住事,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起来,不一会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站在一旁的陈文浩,毕竟比起只管市场和财政的老板,陈文浩这个副总和大家的接触更多,不掩饰地说,威望也要高出许多。

        陈文浩被一群人期待的目光盯着,心中涌现一阵阵的热浪,要是自己年轻个十几岁,换在工作不久的时候,早和同事们一起“讨伐”老板了。如今这些无益的话自然不会说了,他几步走到大家的正中,“事情比较突然,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无用的话就不说了。老板已经和我说了,不愿意去新公司的,会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给大家发补偿金。愿意去新公司的同事可以私下和我说,我尽量帮大家争取。”

        ……

        公司转让的速度出乎意料地快,三天后老板便带着下家的一行人来到公司签订了转让合同,对于陈文浩和下面的三十几个员工来说,这个月剩下的工作便是将手头的事情顺利交接掉。陈文浩没有接受新单位的职位,选择了离开,在这四年的工作经历化为了“4+1”的赔偿金,也就是5个月的工资。老板倒是觉得过意不去,私下还给多发了两个月的赔偿,他没推让就收下了。

        该月的最后一天,该交接的都交接好了,最终有一半的人没能或是不愿留在新公司。下班前,陈文浩站在办公大厅入口,再望了一眼呆了四年的地方,和大家说,“今天晚上散伙饭,我请客,有事没事的都来!”

        散伙饭的气氛热闹和融洽,毕竟都是年轻人,就算没了工作或是换了东家,郁闷的情绪也不会持久。倒是不少人共事一场,难免有些不舍,于是选择干了这杯酒,最后连几个女孩子都喝了不少。

        方雨欣来找陈文浩敬酒。她也在新公司的裁员名单上,不过倒也看不出什么沮丧的情绪。

        “浩哥,谢谢这一年里你教了我许多。”方雨欣举着一杯酒,笑着说,“你如果自己干,一定要叫我哦,工资够吃饭就行了。”

        “真要自己创业,肯定不会忘记你的,就怕条件太艰苦你不愿意来。”陈文浩举杯和她碰了下,心里还是挺欣赏这个姑娘的,工作爽利,人也不矫情。只是提到创业这个事情,真没想象的那么美好,自己还没定下决心。

        临散场酒意有些涌上头,陈文浩坚持到打车回了家,连澡都没洗,便一头扎进了床上。

        wap.

        /110/110520/28708361.html